创客空间挤泡沫:未来走向超级孵化器
本文摘要:中国这一轮创客空间和创客的勃兴,很大程度缘自于自上而下的政策和资本驱动。“创客空间”存在一定的泡沫,仿佛已经成为业内的共识,李然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创

中国这一轮创客空间和创客的勃兴,非常大程度缘自于自上而下的政策和资本驱动。“创客空间”存在肯定的泡沫,好像已经成为业内的共识,李然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创客空间比创客多。”

“大众创业、万众革新”的热门,促成了中国“众创空间”的井喷。

十月19-十月23日,全国初次“双创周”活动在深圳举行,各地近年兴起的革新加盟项目成就集中展示,而各类“创客空间”、“众创空间”与孵化器成为了活动的主角。

与海外的车库文化相比,中国的创客和创客空间刚开始就被打上了创业和服务创业的烙印,甚至被地方政府寄予了培养潜在经济增长点的厚望,创客也成为了创业的代名词。

但一些创客文化的要紧推进者已经有的担忧:创客空间太多,创客本身会“不够用”。而这是需要培育深厚的创客文化,塑造健全的创客生态圈才能解决的问题。

创客空间突起

2015年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造访深圳“柴火创客空间”,为创客之火添了一把“核燃料”。

此后,国务院又发布了《关于进步众创空间推进大众革新创业的指导建议》,提出要大力构建一批“低本钱、便利化、全要点、开放式的众创空间”,全国各地的创客空间自此蓬勃进步。

可以参考的一个数字是,今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左晔称,中国创客还处于发育期,国内创客空间只有70余家。目前,仅深圳一座城市就有将近百家创客空间。而依据今年6月深圳颁布的促进创客进步的三年行动计划,到2017年底,深圳创客空间数目将达到200个。

但在重庆的计划面前,深圳的这个目的就看上去有的守旧了。来自重庆发改委的计划显示,到2016年,各区县至少塑造3至5家众创空间,各高等院校至少塑造2至3家众创空间,全市众创空间达到500个以上,建成首批示范性众创空间300家;到2020年,全市众创空间达到1000个。

地方政府对众创空间趋之若鹜,有实力的企业也不甘落后。譬如海尔旗下的“海创汇”创客空间项目,在今年6月份落户后,其建筑面积达14000平米,成为承载海尔集团革新项目的孵化中心。

深圳开放革新实验室的联合开创者李然指出,创客空间的定义在政府的主导下飞速普及,假如企业在对此缺少理解的状况下就去设立,可能会变成盲从。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某珠宝设计创客空间的从业者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些创客空间是来自空置厂房、咖啡店的临时改造,挂上这个有噱头的头衔,即便不可以盈利,也足以去争取政府补贴了。

这种形式的创客空间,与海外的车库文化自然大相径庭。

李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讲解,在美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车库,车库也是一个小型工具间,所谓“创客”的产生,也是基于如此的文化基因。

而现在国内公认的第一家创客空间,是李然目前的合伙人李大维于2010年十月在上海创办的“新车间”,单从名字来看,其理念也源于此。

但在现下的中国,忽然热门起来的“创客”,刚开始便被有意地打上了创业的烙印,由此催生的“众创空间”,便天然具备了“孵化器”的基因和使命。

换句话说,在中国这一波鼓励创业的浪潮之下,“创客”几乎变成了专指可以做出商业化项目的创业人士;“创客空间”的概念部分演变为“给创业人士提供的办公场地”,更接近海外的co-workingspace(联合办公空间).

这是中国众创空间的特征所在,相比于海外政府机构侧重资助创客空间以培养一般大众之中的创客,中国的扶持更偏向已经走向创业阶段的群体。

创客不够用?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是,2015年3月23日,北京科委对首批11家众创空间授牌,其中,仅有“创客空间”一家是可以对新手级喜好者开放的创意式现场。

在轰轰烈烈进步的能提供办公场地和孵化服务的“众创空间”的光环掩映下,传统意义上的“创客空间”略显落寞;前者大多与产业、资本结合在一块,而后者,愈发看上去只不过一个小作坊。

但这种基于兴趣而形成的小作坊,恰恰是李然所觉得的一种良性的形态。

他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介绍柴火创客空间刚开始期的状况:一批有创业想法的工程师聚集在一块,然后使社群变得有活力,“跟海外非常像,更多的是一种自下而上的成长方法。”

中国这一轮创客空间和创客的勃兴,则非常大程度缘自于自上而下的政策和资本驱动。“创客空间”存在肯定的泡沫,好像已经成为业内的共识,李然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创客空间比创客多。”

海外的车库文化,使得创客的诞生有着深厚的“土壤”。但国内无论是创客群体还是资金投入人,好像还都没筹备好迎接一个真的的大众创业年代的到来。一方面,可靠的创客需要时间培养和教育,另一方面,资金投入者对创客项目的支持也会过于急于求成。

3W咖啡旗下3W基金高级运营经理卢惠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该公司同意商业计划书投递的邮箱,天天能收到100多个项目,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3W每月一次的路演中,仅有五六个项目能获得路演机会,这意味着真的能引起资金投入人关注的项目仍然是稀缺的。

资金投入者同样耐不住长久的等待。李然介绍,海外的智能硬件范围,有经验的资金投入人想等7到10年。中国的资金投入人总是期望这一周期是6个月,飞速达成变现。

李然表示,众创空间的进步需要先形成创业的生态圈,不然空间做好了创客不来,反而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走向超级孵化器

但状况好像正在向更好的方向进步。

有部分较为纯粹的创客空间,正在致力于做一些培育生态的事情。譬如深圳的南荔工坊,面向6-14岁的群体开设课程;柴火创客空间、开放革新实验室等,则积极走进大学校园,试图从兼具专业常识背景和热情的大学生中培养创客文化。

除去加强创客教育,打造创客环境外,创客生态圈中正在发生的变化是,不只单一机构沿着企业成长生命周期运作的“创客空间+孵化器+加速器”垂直链条正渐渐形成,具备单一功能的某一机构也走向网盟,成为超级革新创业云平台。

2014年4月,华强北集团成立了华强云谷,为智能硬件创业公司提供品牌规划、网络营销推广、公关策划、途径建设、电子商务运营等服务。在此基础上,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形成了从设计、提供链、测试认证资源到销售途径、推广公关、筹资的一站式服务。

而在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成立一个月后,深圳华强集团便与腾讯推出“腾讯华强双百亿硬创计划”,双方联合投入100亿资源,整理各方创业资源,目的是在将来3年扶持100家市场价值过亿、销售额过亿的硬件创业公司。

就在不久之后,京东JD+开放孵化器就找上门来,联合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与腾讯众创空间、IC咖啡、联想之星星云智能硬件加速器、南极圈等多家智能孵化器签署倡议书,呼吁海内外智能硬件孵化器组建智能孵化器网盟,让孵化器达成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

网盟的动议在这部分孵化器之间几乎是一拍即合。“互联网+的创业的环节只有三五个,这一波智能硬件创业的环节至少十几个,京东虽然是大平台,但大家我们的能力也不足以把智能硬件整个创业服务做好。”京东JD+开放孵化器总监刘向锋先生同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遇见真的好的明星团队,单个孵化器可能都搞不定。

在极速狂奔的创业浪潮中,网盟显露出整理全链条的野心,而这可能正是将来的方向。

美国科技博客VentureBeat预计2015年孵化加速器将会迎来一些重大革新,包括:小型孵化器将渐渐消失、垂直孵化器逐步涌现、中等孵化器将会结盟等。面对革新创业活动的复杂化、全球化,全行业与全链条的协调融合看上去必不可少。

“创客的平台不是一个小范围自嗨的群体,而是需要一个生态圈去支撑,譬如工业设计的资源、提供链公司、创客硬件团队,一同去做一件事情,成功的几率会更大一些。”李然说。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