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银行加大拨备计提贷款减值损失提升130% 承接原包商银行四家分行业务不良率达8.51%-股票
本文摘要:●长江商报记者蔡嘉  在接管原包商银行四家分行业务之后,徽商银行(3698.HK)后遗症显现,资产水平及盈利能力面临挑战。  2020年,徽商银行达成营业收入322.9亿元,同比增长

  但2020年末,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2%、9.89%、8.04%,分别较上年末降低1.09、0.96、0.81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末进一步降低至11.74%、9.66%、7.95个百分点。其中,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逼近监管“红线”。

  在接管原包商银行四家分行业务之后,徽商银行(3698.HK)后遗症显现,资产水平及盈利能力面临挑战。

  不过,今年以来徽商银行营业额已有明显复苏。一季度,该行达成净收益35.69亿元,同比增长26.79%。一季度末,徽商银行资产总额接近1.32万亿元。

  在新任董事长的带领下,徽商银行将怎么样焕发新的生机,回A愿景是不是能顺利达成,本报也将持续关注。

  依据安永统计数据,2020年上市银行在收益表中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合计1.63万亿元,同比增长14.8%。其中上市城商行的减值损失同比增长5.79%。

  今年年初,有关媒体报道,徽商银行总行行长助理、徽银理财董事长夏敏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对此,徽商银行也在年报中披露“夏敏先生因涉嫌违规违纪,有关部门正在核实知道。”

  截至2020年末,徽商银行总资产1.27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2.37%,其中顾客贷款及垫款总额为5729.5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3.49%。除安徽、江苏以外的其他区域贷款,也就是该行承接的四家异地分行的贷款总额为219.98亿元,不好的贷款18.71亿元,不好的贷款率高达8.51%。

  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地区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最早成立于1997年,2013年11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2020年末,徽商银行五级分类不好的贷款余额为113.5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65.43亿元,增幅达到135.9%,不好的贷款率为1.98%,较上年末上升0.94个百分点,几近翻倍提高,不好的贷款拨备覆盖率为181.9%,比上年末降低121.96个百分点,降幅之大在上市城商行中十分罕见。

  在此推进下,2020年末,徽商银行不好的贷款余额为113.5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65.43亿元,增幅135.9%,不好的贷款率为1.98%,较上年末上升0.9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81.9%,比上年末降低121.96个百分点,降幅之大在上市城商行中十分罕见。

  异地业务突破但不好的贷款翻倍提高

  年报显示,2020年徽商银行达成营业收入322.9亿元,同比增长3.63%,税前收益120.83亿元,同比降低1.77%,归是该行股东的净收益为95.7亿元,同比降低2.54%,这也是徽商银行上市后初次出现年度净收益降低。

  事实上,早在赴港上市次年,徽商银行就曾启动了A股上市计划。但前几年,徽商银行与中静系之间的内部斗争、高管层变动频繁等多重缘由,使得该行A股IPO石沉大海。

  顾客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增130.58%

  2020年末,因回收原包商银行部分资产,徽商银行账面新增商誉145.68亿元。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

  吸收同行资产、异地扩张,对于徽商银行的资本水平提出了更高的需要。但2020年末,徽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均有降低,今年一季度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4%、9.66%、7.95个百分点。其中,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逼近监管“红线”。

  但在异地分行贷款中,徽商银行在江苏区域贷款总额为463.99亿元,较上年末提高11.73%,该区域不好的贷款16.72亿元,较上年末提高446.4%,不好的率则由上年末的0.74%大幅提高至3.6%。

  2020年,徽商银行达成营业收入322.9亿元,同比增长3.63%,归是该行股东的净收益为95.7亿元,同比降低2.54%,这也是徽商银行在2013年赴港上市后初次出现年度净收益降低。

  虽然资产规模早在2019年就突破万亿,但一直以来相较于其他城商行,徽商银行异地业务进步受限。也或是基于这一缘由,去年徽商银行耗资177亿元参与原包商银行的重组,承接原包商银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宁波分行与原包商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外各分支机构经该行确认的有关业务。

  根据区域划分,2020年末徽商银行源于安徽区域的贷款总额为5045.56亿元,较上年末提高19.43%,占贷款总额的比率由上年末的91.05%降低至88.06%,安徽区域不好的贷款率则由上年末的1.07%提高至1.55%。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去年徽商银行参与到原包商银行的重整,接手原包商银行四家分行有关业务虽然达成了跨地区进步的突破,但资产包并表带来的不利影响也需要徽商银行慢慢消化。

  但在去年,徽商银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共计121.97亿元,同比增长2.32%。其中,顾客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105.63亿元,较上年的45.81亿元大幅提高130.58%,拨备计提力度较大。

  吸收同行资产、异地扩张,这都是需要资本作为支撑。在营业额增速明显放缓情形下,徽商银行的资本补充重压不小。

  责编:ZB

  去年以来,徽商银行职工监事、监事长张友麟离职,外部监事杨锦之、股东监事及监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峰请辞,今年4月份该行董事长吴学民离职,随后严琛获选举为该行新任董事长。

  年报显示,去年徽商银行完成非公开发行17.35亿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98.84亿元,并完成80亿元二级资本债,以提升资本充足率。

  资产水平承压,徽商银行加强了拨备计提力度,使得收益空间明显收窄。2020年,徽商银行顾客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105.63亿元,较上年的45.81亿元大幅提高130.58%。

  尽管去年疫情对于商业银行带来的负面影响较大,但在上市城商行常见营业额增速回正下,徽商银行却增收不增利。

  而在2019年,徽商银行尚未有除安徽、江苏以外的其他异地分支机构。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去年在让利实体经济力度加大的背景下,徽商银行生息资产规模提高较快,但较高的拨备计提力度与承接原包商银行改革重组事宜的参股公司蒙商银行大幅亏损,或成为徽商银行业绩掉队的重要原因。

  不只这样,除安徽、江苏以外的其他区域,也就是徽商银行承接的四家异地分行的贷款总额为219.98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率为3.84%,不好的贷款18.71亿元,不好的贷款率高达8.51%。

  对此,徽商银行回话称,在疫情及灾情双重冲击下,该行原17家分行中部分资产出现风险,按审慎性原则,该行对其足额计提减值筹备。除此之外,该行对回收承接的省外4家分行资产拓展审慎评估并对下迁资产充分计提减值筹备。

  除此之外,去年徽商银行出资36亿元,与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厅、建信金融等一同成立蒙商银行,以承接原包商银行改革重组事宜。据徽商银行披露,2020年蒙商银行达成收入5.74亿元,净收益为-34.94亿元。徽商银行对蒙商银行持股15%,报告期内应享税后收益为-5.1亿元。

  此笔回收对于徽商银行而言,虽然达成了跨地区进步的历史性突破,但承接原包商银行资产带来的不利影响也需要徽商银行慢慢消化。

  截至2020年末,徽商银行资产总额为1.27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2.37%,其中顾客贷款及垫款总额为5729.5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3.49%。

  ●长江商报记者蔡嘉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