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专卖品?创业公司董事席位到底有什么用
本文摘要:  创业公司在筹资过程中会发现,主要资金投入人都会需要委任一名董事席位,就像是将董事席位卖给这部分资金投入人一样,日常董事会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创业公司CEO应该怎

  创业公司在筹资过程中会发现,主要资金投入人都会需要委任一名董事席位,就像是将董事席位卖给这部分资金投入人一样,日常董事会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创业公司CEO应该怎么样跟资金投入人董事交际?简法帮本期将与你推荐关于创业公司董事席位的那些事。

  具备筹资经验的开创者可能都有类似的感触:企业的新董事席位好像就是专门给资金投入人预留的,就像随同股份卖给资金投入人一样,资金投入人一般在资金投入文件中规定至少向公司委派一名董事的权利,旨在帮资金投入人股东知道公司情况、参与公司重大决策并代表资金投入人股东维护其在公司中的利益。

  开创者面临的困境总是是:假如说A轮资金投入人已经获得了董事席位,为何以更高估值的B轮C轮及更后期的资金投入人就不可以向公司委派董事来保护我们的权益?不少开创者总是不太在乎这个问题,即便在乎也会根本不知晓怎么样应付。

  1、 创业公司中资金投入人委派董事的近况

  从目前的市场来看,资金投入人向所资金投入的创业公司委派董事的近况大致如下:

  1. 从A轮到上市前筹资

  从A轮筹资开始,资金投入人为了保护我们的股东利益,创业公司每轮筹资的领投方总是都会需要一个董事会席位,甚至每一位新资金投入人在资金投入公司时都可能会需要一名董事的委任权利,公司从创立之初,从开创者独任实行董事进步到3名成员的董事会,再到5名,7名,9名……直到公司人满为患,董事会没办法有效“开会”决策,或者上市有望进行上市前筹资时,公司可以凭着自己的谈判优势硬气地告诉资金投入人“对不起,资金投入可以有,董事席位等权利真没”。

  2. 种子期阶段

  但,对于更早期的筹资,包括天使筹资和Pre-A轮筹资则是另外一种景象,并没太多规律。

  假如非说有的规律的话,依据现在经验来看,大多数创业公司在A轮筹资正式引入机构资金投入人之前不设立董事会,而仅仅设一名实行董事,由于这个时候公司还处在很早期的阶段,企业的核心价值在于开创者,公司还没进入规范化治理阶段,引入董事也总是是依据公司具体状况,譬如董事能带来的各种资源等缘由。

  假如天使筹资和Pre-A轮筹资的资金投入人为机构资金投入人,后者也会会基于我们的资金投入惯例需要董事席位,等于参照A轮及后续成长期资金投入的规范。

  2、 从董事会踢出开创者的极端案例看董事会的职能

  对于开创者来讲,没什么新闻比“某某公司开创者被董事会开除”之类的报道更能刺激开创者脆弱的神经了。

  国内外大伙都有所耳闻的案例不胜枚举:海外案例包括苹果早期乔布斯的经历与Twitter历任开创者的遭遇;国内的案例从雷士照明开创者吴长江、纽交所上市公司尚德电力开创者施正荣再到大娘水饺开创者吴国强与最近媒体报道的上海管易软件开创者徐欣和控股公司车商融国际代表、管易董事长李光学“互相开除”的奇闻。

  有的开创者作为法律“菜鸟”都有点不知道开创者和董事会到底“哪个更大”?

  简而言之,开创者并非一个法律意义上的身份,视持股多少,开创者可能是公司控股的大股东或者小股东,也会在公司被回收后持有极少或根本不持有公司股权。

  开创者股东可能基于股东身份或者开创者的影响力被股东会委派为公司董事,而开创者在公司早期总是又兼任企业的CEO或CXO等管理职务。媒体报道的开创者被踢出公司,大多指的是公司董事会免除其CEO或CXO等管理职务,当然有的状况下也会存在被股东会免除董事职务甚至股权被强卖的情形,譬如:与资金投入人做了一致行动的约定或者对赌的安排。

  容易地普法一下,董事会是由全体股东选举的董事组成,代表股东行使公司平时重大事务的决策权。

  除去中外合资企业等少数特殊情形以外,有限责任企业的董事会一般行使下列职权:

投资人专卖品?创业公司董事席位到底有什么用

  上述内容在中国公司法中有明确规定。其中,第项就明确了公司董事会聘任或开除公司总经理的权力,至于总经理是由开创者还是专门的聘请的职业经理人担任对董事会行使这项权力没法律上的影响。境外构造的公司道理也比较类似,不过董事会的权力可能比纯粹中国公司中董事会的权力更大。

  这就是董事会踢出开创者CEO职务的法律依据,也是开创者容易混淆的地方,误觉得自己是企业的股东或开创者不可能被开除。

  3、 资金投入人在公司董事会上的席位

  那样,像爱惜自己小孩一样对公司充满感情的开创者,到底是否应该将董事席位“卖给”资金投入人呢?给哪个不给哪个,什么时间开始给,又什么时间不再给资金投入人董事会席位呢?

  简法帮的建议是:

  早期阶段:

  原则上不给种子期资金投入人董事会席位,除非资金投入人在筹资圈子里或公司所在行业具备重大影响力,抑或创业公司很需要通过董事会获得其平时帮;

  处在早期阶段的公司总是愈加需要公司具备很飞速的实行力而不是后期的风险控制,种子期资金投入人也更可以同意公司失败的可能,并且不必然会有不少精力做投后的管理或支持。

  开创者也非必要担忧没给资金投入人董事席位就拿不到资金投入人的资源等方面的支持,由于任何资金投入人都期望自己资金投入的企业迈上成功的道路,也基本都想给予充分的支持和帮。

  A轮开始:

  种子期之后,创业公司从专业的机构资金投入人获得筹资,在这个阶段行业已经基本形成惯例:A轮、B轮和C轮筹资的领投方一般都会拿到一个董事会席位,等于境外构造中每一个系列的优先股股东委派一名董事;中国企业的开创者应该注意控制董事会的规模,尽可能准时制止领投方以外资金投入人需要董事会席位的建议,不然董事会就会变得很臃肿,而且董事会会议的效率也会急剧降低,与海量董事交流汇报也会占用开创者不少精力。

  应该注意的是,资金投入人的董事比较容易惯性地从保护资金投入人利益的角度来行使董事权力,伴随企业的进步,这并不肯定总会与公司长远利益维持一致,譬如:资金投入人董事保护资金投入安全和准时收回资金投入的诉求,可能就与公司及其开创者利益形成肯定的对立或冲突。所以,开创者需要跳出这种束缚,更多考虑资金投入人委派的董事可以给公司带来哪种帮,企业的董事成员构成除去VC以外,是否还需要其他背景的人,譬如拥有行业资源和经验的人等,尽可能防止除去创始团队以外,一桌子董事都是清一色的VC,浪费了宝贵且有限的董事席位。

  资深的开创者可能经历过,境外构造中可能涉及与董事有关的一个定义,就是可以参加董事会但没投票权的董事会察看员,开创者在考虑公司董事成员构成的时候可能可以用的上。董事会察看员容易见到的场景如下:

投资人专卖品?创业公司董事席位到底有什么用

  开创者可以从以上的概要中看出来,董事会察看员席位有时可能是解决董事会人满为患的一个折衷或妥协方法。但,创业公司也应该注意董事会察看员是不是有讨论甚至质询的权利,这部分权利可能在实践中改变董事会议的氛围、风向甚至最后决策,开创者需要有预期并管理好董事会察看员的参与程度。

  4、 给开创者一些更多的实战建议

  1. 董事会的控制权

  创业公司假如进行筹资就不能不释放出股权,在公司控制权上做出肯定的让渡,但即便股权不断稀释,开创者也应当尽量控制企业的董事会。简法帮建议中国创业人士学习刘强东一直控制着公司董事会多数席位的做法。

  查询京东早期版本的上市招股书可以发现,股东协议记载公司上市前最多设立9名董事,其中A、B、C轮及上市前的领投人在持股数高于各自相应约定的持股下限的状况下,分别有权任命一位董事。也就是说总计9名董事,资金投入人共有权委派4名董事,剩余5名董事由刘强东控制。

  京东在2014 年4月14日的上市招股书更新版中显示,京东与腾讯在上市前夕达成策略合作,腾讯支付现金并将QQ网上购物、拍拍的电子商务和物流部门转给京东,同时获得京东股份,成为京东的策略资金投入人,并获得委派一名董事的权利。

  依据股东协议,公司最多设立11名董事,其中A、B、C轮及上市前的领投人在持股数高于各自相应约定的持股下限的状况下,分别有权任命一位董事,腾讯有权委派一名董事。也就是说总计11名董事,资金投入人共有权委派5名董事,剩余6名董事由刘强东控制。

  这样来看,直到京东上市之前,开创者刘强东的股权虽然伴随筹资不断稀释,但公司董事会的控制却一直牢牢地控制在他一个人手中。

  当然,资金投入人会在股东会和董事会层面设立肯定的限制,也就是保护性条约或者说公司重大事情资金投入人的一票否决权,可以参见简法帮文章《资金投入人想要一票否决权,开创者应该给吗?》中的详细讲解。

  2. 董事会交流和管理的重要程度

  兼具作为CEO带领创业公司和作为董事服务于Google等著名公司经验的戴安·格林从公司开创者和董事会主席的角度,向硅谷风投Andreessen Horowitz推荐了在董事会桌子两边的个人经验:

  董事无需告诉开创者怎么样做策略,无论公司规模大小,这不是董事的工作,董事的工作是提问,提不少不少的问题;

  在董事会上,我几乎从来没遇见过任何一个没办法通过更好的交流和前后一致性加以解决的问题。

  董事会议中容易见到的问题是:讨论哪些议题与特定的议题在什么机会讨论更适合?需要董事会决策和授权的重大事情都要提交董事会审议,但开会审议之前,CEO可能需要花很多时间做会前筹备和交流,并在会上提出可行的策略与具备说服力的事实和剖析。

  另外一个容易见到的交流问题是“报喜不报忧”的倾向,出色的CEO需要敢于直面并解决问题,特别是在艰难的时候,更需要准时有效地与资金投入人交流,争取充分的理解和支持。

  开创者作为CEO不应该将董事会变成了纯粹的咨询或辩论会,为了讨论而讨论,CEO需要点导和管理自己企业的董事会,并积极发挥公司董事有哪些用途。著名VC及作者Brad Feld在其合著的一本书《Startup Boards: Getting the Most Out of Your Board of Directors》中引用了知名连续创业人士Rajat Bhargava的话:

  “CEO应该是董事会的老板。什么?等一下,难道不是反过来CEO应为董事会效力吗?理论上来看,的确这样,但非常大程度上仅限于两种重要情形:CEO的上岗和下岗。而此外,每位CEO都要把自己视为董事会的老板,每位董事也都要这么做!”

相关内容